1.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/ol></em>
       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mark id="aoean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搜狐网站搜狐星空

        我们要向勇于变革的人致敬

        此次深化改革最大最醒目的举动,是释放市场的力量、约束权力的行为。可以想见,如果不管住政府伸得过长、伸得过多、伸得过滥的手,何来民营经济“万?#25964;?#29983;”、“大树参天”的生动局面?

          12月8日,一场激?#27492;?#24819;、触及灵魂、影响未来中国发展道路的论坛高朋满座。在这场由搜狐网主办,以《致敬变革者——我的时代我的国》为主题的年会论坛上,厉以宁、刘永好、胡德平、邱晓华、吴晓灵等数十位嘉宾齐聚一堂,共同探讨中国改革的症结,激辩政府与市场关系,为未来变革的精准发力掀起了一场智慧风暴。


        著名经济学家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 厉以宁教授

          厉以宁提出,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才能让市场的力量做到效益最大化;只有在市场起决定作用的条件下,才能真正消除长期以来存在的寻租和贪污腐败现象。

          著名经济学家邱晓华在发言中说,今天的改革最大的难处在哪里?说穿了还是政府手上的权力,怎么还给市场,还给企业,还给民众。

          原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认为,我们每回的决议都很好,但是落实的成果却大不相同;取得共识的必须得坚决贯彻,如果贯彻不到位就是利益集团的阻碍。事实上,此次全面深化改革决定就是最大共识,它的出台赢得不同利益群体的高度认同,这在历次改革中并不多见。要落实这一决定,最大阻力在来自哪里?

          来?#32422;?#24471;利益者和权力。

          对这一判断,持异议态度的人恐怕不多。任志强称“今天的改革比过去难多了?#20445;?#21407;因就是“帕累托改进”式的增量改革已经不多,更多的是要触动利益,尤其是要?#36710;?#25919;府那只闲不住的手。

          要?#36710;?#37027;只闲不住的手,首先应当向改革者致敬。

          致敬,不仅在于改革者的改革魄力与智慧,更在于改革者壮士断腕的勇毅与笃行。此次深化改革最大最醒目的举动,是释放市场的力量、约束权力的行为。可以想见,如果不管住政府伸得过长、伸得过多、伸得过滥的手,何来民营经济“万?#25964;?#29983;”、“大树参天”的生动局面?又将何如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?

          因此,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的“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?#20445;?#32477;不是一句虚言。如此表述背后,在理论上是一大进步与贡献,在利益上是自断手臂,在制度上是把权力关进笼子。处理好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,也就是使二者各守边界不越界、相辅相成不相叠,改革就获得了突破口、源动力。所以,这次改革的刀锋,一方面强调要给市场和社会放权,一方面强调要向?#32422;?#24320;刀、对?#32422;?#32422;权。

          这只“闲不住的手”所带来的利益,包括寻租和腐败攫利、政绩等,注定是权力所享用的香饽饽。没有了这些利益,权力怎么活?#31354;?#27491;是一些改革举措变形走样的原因。

          中央显然看到了这一改革阻力的深层根源,决定成立“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?#20445;?#36127;责改革总体设计、统筹协调、整体?#24179;?#30563;促落实”。这一领导小组就是要排除权力体系中的改革阻碍,?#27492;?#25954;乱伸手、瞎干预,该干的事又不干,谁就一边凉快去。

          不过,在我们为“革?#32422;?#30340;命”的勇气而钦佩、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“决定性作用”而欢呼的同时,也应?#21271;?#25345;理?#38498;?#28165;醒,我们同样不能回到市场原?#35752;?#20027;义的老路上去。大量的事实已经证明,市场也有失灵的地方。如果任由市场一方独大, 国家一定?#19981;?#20986;问题。这就是三中全会决定中为什么要强调“更好发挥政府作用”的深层原因。

          这一切都表明,在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改革中,既有勇气的问题,又有智慧的问题。?#36710;?#38386;不住的手,坚决放权于民,靠勇气。如何把权力科学地放还市场与社会、政府如何科学地给市场补台而不拆台,则需要靠智慧。勇气与智慧,是时代对改革者的两大考题。唯其卓绝艰难,更彰显勇气可嘉;越是错综?#19995;櫻?#36234;需要智慧高超。

          “到2020年,在重要领域和关键?#26041;?#25913;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”——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设定了时间表,留给改革者趟过“深水区”的时间,其实只有7年。

          这种自我设限、勇于?#36129;?#30340;思路,彰显了魄力与气?#21462;?#26102;不我待,留给中国转型获得续航能力的时间并不多,这应是各利益群体的共识。

          因此,要把?#21046;?#32479;一到改革共识上来。只有改革,中国才能在新起点上强劲续航。同时,我们对改革者也应?#21271;?#26377;足够的?#25176;?#21644;善意,任何横?#21448;?#36131;的态?#21462;?#38750;此即彼的思维、莫衷一是的状态,都不是今天的改革所需要的。

          回首过去,才知道我们已经走出多远——从零公里处起步,当年幼苗般的中国民营经济已成参天大树;平等、竞争、效率、法治等市场经济观念已从思想启蒙发展为社会共识;“社会主义+市场经济?#20445;?#36825;个全新的发展公式也已?#24230;?#19990;界当代史——35年的改革开放,已经让中国发展到一个?#20843;?#26410;有的高?#21462;?#30334;尺竿头更上层楼谈何容易,向既得利益者开刀何其艰难,民营企业的转型升级难题待解,但我们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。

        专题策划: 搜狐评论
        北京pk10单双改单软件

        1.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mark id="aoean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1.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mark id="aoean"></mark></ol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