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/ol></em>
       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mark id="aoean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搜狐网站搜狐星空

        做医生比贩毒还赚钱?

        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,对抗疾病的手段越来越多,由此产生的医疗市场也越来越大。经济利益干涉医疗行为也越来越多。这不仅仅是在中国,而是个世界性的问题。

          一个国产的心脏支架,出厂价?#36824;?000元,可到了医院便成了2.7万元;一个进口的心脏支架,到岸价?#36824;?000元,到了医院便成了3.8万元。9倍的心脏支架暴利已经超过了贩毒。

          同一件事情,不同的解读方式,便会衍生出一幕幕的“罗生门”。某些媒体一如既往地用“暴利超过贩毒”这样冲击眼球的方式来报道上面?#24700;?#21017;新闻,直接对比两个终?#35828;?#20215;格,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很多中间?#26041;凇?#19981;知道这位记者去不去菜市场买菜?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的芹菜只能卖一毛钱一斤,但目前北京菜市场零售价是每斤1.5-2.5元左右,不知道记者有没有兴趣写篇“20倍暴利,芹菜价格超过贩毒”的?#24700;攏?/p>

          出厂价3000元的支架,要经过经销商、各级代理商及销售人员才能到达医院,涉及招标、定价、销售、采购等?#26041;冢?#21253;括国家发改委、物价局、医药公司等部门),这里面的水不是一般的浑,以上各色人等要从这一链条上攫取利润,而医院则是这个链条的末端(不可否认,医院一些部分和医生也是这一利润链条的成员)。对于医疗器械,可能各地发改委规定略有不同,一般是可以在进价基础上加价不超过10%。因此,医院2.7万的支架,进价就超过2.4万。

          在这个链条中,医院和医生是直?#29992;?#23545;患者的,所以记者的报道又一次让医院和医生站到了风口浪尖,增加了医患之间的不信任感。设想一下,如果一位心肌梗死的患者医生建议放支架,这时患者和家属考虑到医生是不是为了私利而建议,从而犹豫或者拒绝,有可能会付出严重的代价。

          抛开“暴利超过贩毒”的噱头不谈,为什么有一半左右放了支架的患者可以不放支架,这其中需要关注的是过度医?#39057;?#38382;题。就我所知,不仅仅是支架,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多度医疗:

          1、抗生素的滥用:人类和病原体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,抗生素的问世使得医生们有了对抗细菌的强大武器,同时细菌为了繁衍生殖也不断进化出耐药耐酶的强大菌株,从而促进更大强大的抗生素的研究。在这样的魔道消长中,抗生素的滥用使得细菌的升级换代更频繁和迅速;

          2、微创技术的滥用:比如现在某些医院医生宣传的微创治疗肿瘤,对很多有良性肿瘤不需要处理的患者行介入或者射频治疗,有的甚至产生?#25628;?#37325;的并发症;

          3、某些所谓新技术的滥用:我在门诊不止一次听患者说过某某医院建议做干细胞移植治疗XX病(这样的病包括糖尿病、脑瘫、肝?#19981;?#20813;疫病等等)。就目前的医疗水平而言,仅仅某些血液病的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比较成熟,其余的所谓干细胞移植仅仅是“听上去很美”。用不成熟的技术鼓动患者去治疗,不仅仅是过度医疗,是违背医学伦理的,而且有可能涉嫌医疗诈骗了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过度医疗,就是在患者可能不需要,或者不适合某种检查或治疗手段的前提下,医院或医生对其实施了这样的检查或治疗方法。究其原因,可能有以下几种:1、保护性医疗:医生为了不漏诊误诊,而扩大检查?#27573;В?#26576;些不需要做的检查也做了;2、针对同样的病情,有的医生比较保守,而另外一些医生比较激进。比如同样的肝上长了东西,有的医生建议手术,有的医生建议观察;同样的冠状动脉狭窄,有的医生建议放支架,有的建议观察,“激进”的医生有时候会被认为是过度医疗;3、经济利益的驱动。医生本身成为医?#35780;?#28070;链的一环,为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扩大治疗?#35270;?#24449;。

          对以上第一种情况,涉及到法律如何界定医生责任的问题,非本文讨论范畴;而第二种情况,对放支架的冠心病患者,目前我们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,“激进”和“保守”哪个更能使病人获益;其实真正应该诟病的是第三种情况。

          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,对抗疾病的手段越来越多,由此产生的医疗市场也越来越大。经济利益干涉医疗行为也越来越多。这不仅仅是在中国,而是个世界性的问题。2010年3月10日,国际上最权威的临床医学?#21448;盡?#32654;国《新英格兰医学?#21448;盡房?#30331;的数据表明,美国有近半数不该放心脏支架的人?#29615;?#20102;支架。这是全球关于过度医?#39057;?#19968;项重要数据,胡大一教授所说“一半的支架?#30142;?#38752;谱”的出处很可能在此。

          如何根治这样的顽疾是世界性的难题?有几点可能是需要考虑的:1、在医疗市场浑水摸鱼的手太多,需要断手端碗的勇气、决心和行动;2、医生的价值应该是体现在“放支架”的技术上,而不是体现在支架的材料费上;3、中立的监管体系;4、严厉的?#22836;?#25514;施。只有做好事先预防、事后惩戒才有可能解决这样的问题;5、希望媒体在报道类似事情的时候有着科学的态度,如果智商?#36824;?#30340;话,至少有公平的立场。

        专栏策划: 搜狐评论 齐鲁网

        最新?#24700;?/h3>

        我来说两句

        北京pk10单双改单软件

        1.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mark id="aoean"></mark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1.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aoean"><ol id="aoean"><mark id="aoean"></mark></ol></em>